您的当前位置: 主页 > 分级磨 >

分级磨

应对“大国竞争”,美军加紧推进敏捷作战概念

时间:2021-08-18

  应对“大国竞争”,美军加紧推进敏捷作战概念

  近日,美国空军25架F-22“猛禽”战机部署至美军关岛基地及周边地区,开展代号为“太平洋钢铁”的大规模联合空战演习。这是美国空军历史上出动“猛禽”战机架次最多的一次演习。美印太司令部空军司令威尔斯·巴赫空军上将表示,这次演习旨在展示美空军强大的“战略灵活性”,聚焦美军空中主力在西太平洋岛屿机场分散部署和快速反应的能力,对美军“敏捷作战”概念进行验证。

  概念

  “敏捷作战”概念最先由美国空军于2015年9月发布的《空军未来作战概念2035》文件提出。此后,美国海军、陆军先后接受和发展“敏捷作战”概念,并推出各自的“敏捷作战”能力发展举措。

  综合美空、海、陆各军种对“敏捷作战”的认识,可将其大致界定为:涵盖陆、海、空、天、电、网等全维空间,通过敏捷指挥控制,实现多维力量与能力的一体化,在应对区域挑战时,迅速生成多个解决方案并在多个方案之间快速调整,以灵敏快捷的整体作战能力赢得作战胜利。

  快速性是美军“敏捷作战”的本质和基本要求。美军联合作战原则强调“在行动上快于敌人,以比敌人更快的节奏,扩大己方的选择自由并剥夺敌方的自由”。

  现代作战体系是复杂的巨系统,遵循“木桶原理”,即系统总效能并不取决于最长的部分,而是取决于最短的部分。“敏捷作战”的平衡性包括以下方面:一是军种和作战空间方面的平衡,不能片面追求某一军种或某维空间单兵独进,而是各军兵种、各维空间平衡发展;二是作战系统和作战平台之间的平衡,无论是信息传输、处理、利用,还是兵力火力的机动与突击,都不能突出一点不及其余;三是资源成本和作战效能上的平衡,在尽量降低成本消耗的前提下获得所需作战效能。例如,在太空作战领域,美国国防部提出重点发展小型低成本运载火箭和低成本小卫星,作为降低成本的重要手段。6月13日,美太空军运用“飞马座”火箭成功发射“战术响应发射2”卫星,即是对“敏捷作战”快速响应战术卫星发射能力的一次检验。

  发展

  为了加速空军“敏捷作战”能力的创新和实现,美国空军借鉴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与非营利性创新研究机构杜立特研究所合作,创立“特种作战部队创新工场”的做法,成立了由空军副参谋长直接领导的“空军部队创新工场”。2018年1月11日,“空军部队创新工场”在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市正式成立,其职责为“致力于空军‘敏捷作战’的方案设计、快速概念验证,将现有和创新技术快速转化为‘敏捷作战’能力”。

  今年2月22日-26日,美国空军空中机动司令部举行的“马赛克虎”演习中,演练了“敏捷战斗运用”概念。4月26日-5月7日,在美国空军空中作战司令部举行的“敏捷旗”21-2演习中,第4战斗机联队作为“先遣联队”,其任务生成、快速部署和无缝指挥控制能力得到了检验。“太平洋钢铁”联合空战演习则是空军此类演习中最新的一次。

  美国海军也不甘落后,主管科研与采办工作的海军助理部长戈伊茨大力推动“海军敏捷作战”创新计划。2019年2月,戈伊茨提出设立由其本人直接领导的“海军敏捷作战办公室”。同年9月,戈伊茨宣布,将通过在全美各地建立以快速拓展海军协同各地区学界、业界及政府创新能力为使命的“技术桥”,作为将创新与现有技术转化为海军“敏捷作战”能力的桥梁。

  美国陆军将发展“敏捷作战”能力的任务主要授予美国陆军未来司令部,司令迈克·默里将陆军“敏捷作战”的赋能技术归结为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自主系统技术加网络和数据的“3+2”模式。迈克·默里认为:将重心放在大型平台研制和生产的国防工业模式已经落后,如今的作战是以网络为依托、以信息为驱动的崭新形式,尽管我们始终需要常规平台和系统,但人工智能和无人化、远程作战系统正在塑造新的战争形态。

  指向

  美军“敏捷作战”的提出背景,是美国军事战略从反恐转向“大国竞争”,这就决定了美国“大国竞争”军事战略的矛头所向,与“敏捷作战”的指向具有高度的一致性。

  首先,在对象上明确针对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反介入/区域拒止”最先来自2010年2月美国国防部发布的《四年防务评估报告》和《空海一体战构想》。两个文件有300多处提到“中国”和“解放军”,并强调“中国人民解放军是美军面对的最严重的反介入/区域拒止挑战”。

  其次,在措施上加强“敏捷作战”部署。基于全球霸权的需要,美军在世界各地建设有庞大的基地群,仅在西太平洋第一、二、三岛链就有东北亚基地群、关岛基地群、夏威夷基地群、澳新基地群、阿拉斯加基地群等五大基地群。美国在每一个基地群都部署了强大的军力,这是美军力量前沿存在的体现,也是一旦发生紧急情况,美军进行快速、敏捷军事干预的重要依托。

  但是,随着其他大国军事实力特别是远程精确打击能力的快速发展,美军担心一旦爆发与大国之间的军事冲突,其大型基地将面临灭顶之灾。为了规避风险和达成“敏捷作战”目的,美军需要加强“敏捷作战部署”。

  在基地建设上适应“敏捷作战”需要,包括分散配置前沿基地,即在巩固与日本、澳大利亚同盟的基础上,美国将积极发展同越南、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的关系,以获得越南金兰湾基地、菲律宾的克拉克基地、泰国的乌达堡和科瑞特机场、印度尼西亚的空军基地的使用权,从而实现在该地区前沿基地的分散配置。同时,部署备份前沿基地,如修缮在天宁、塞班和帕劳等地的小型基地,在岛上贮存油料、弹药及其他必要物资,以便在关岛基地不可用的情况下作为替代选项。

  在兵力部署上适应“敏捷作战”,即将当前美军兵力集中配制在大型、综合性军事基地的方式,改为“化整为零”的分布式部署,从而增强美军作战体系的抗毁性。如就美国空军而言,将部署在大型空军基地的机群,在战时向美国及盟友的军用或民用机场迅速转场疏散,以规避对手中远程火力的集中突击。

  最后,加强针对性“敏捷作战”联合演练,加速“敏捷作战”能力形成。2019年3月6日,美、日、澳空军举行了首次多国“敏捷作战部署”演习。美海军陆战队派出1架F/A-18战斗机和1架C-130运输机,演示了如何在前沿简易机场有效运作的作战能力,强调盟国部队可在短期训练后掌握相关能力。其核心是通过全球到达和灵活部署,实现多国作战装备和人员之间的无缝集成,提供快速响应能力与“敏捷作战”能力,这是对“敏捷战斗部署”战术可行性的检验。

  2021年,虽然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全球传播的影响,但美军在印太区域的“敏捷作战部署”照常推进,包括“对抗北-21”“太平洋要塞-21”“护身军刀”“太平洋钢铁-21”等以印太司令部为主导的美军三军联合军演,以及美、日、澳、印等国军队参加的联合军演,以检验美军应对突发事件的快捷反应能力。

  与美军此前以遥遥领先的资源优势和军事优势追求战场整体优势、绝对优势和未来优势相比,“敏捷作战”概念的提出反映出美国面对其他大国崛起的焦虑心态,以及在军事上追求地区优势、相对优势和现实优势的选择。

  总的来说,这是美军与强大对手作战的务实选择。美军强调“敏捷作战”中的分散部署和快速机动,意在化解对手的高强度中远程导弹覆盖能力,将其从针对少数大型目标的“瓢泼大雨”,分散成针对大量小型目标的“毛毛细雨”,从而减轻对美军的压力,增加其行动自由和战场生存能力。美军“敏捷作战部署”的针对性不言自明,这是推进印太实战准备的切实步骤,对此必须高度警惕。

  (作者单位:国防科技大学信息通信学院)

  吴敏文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陈海峰】



友情链接:

耐驰(上海)机械仪器有限公司专注于生产销售砂磨机,分散机,实验室研磨机,分级机,气流磨,超微粉碎机等产品,厂家直销,价格优惠,质量保障,有需要研磨机,分散机的朋友欢迎电话联系我们